做交易用技术分析有用吗?
2024-02-13 10:57:01
more 
840
     前言:技术派与基本派争吵了近百年,可是谁都没能说服对方。在美国华尔街,也许90%的分析师都自认是基本分析派。但在中国,或许90%的分析师都喜爱用技术图表来测评市场。为什么太平洋两岸的同行会有那么大的差异?技术图表到底是投资指南还是花拳绣腿?

    小编认为,要真正认识技术分析,唯一的方法就是亲自去接触这个领域内最有权威的实践者。下面就来看看世界顶尖技术分析大师他们的交易秘诀。
技术分析开山祖师:查尔斯•道

道生于1851年,在进入新闻界之前,至少干过20份工作,显然他没受过什么正统的学校教育。道和爱德华•琼斯合伙在1882年成立了道•琼斯公司,该公司主要业务是传播消息和分析资本市场新闻。此后,道干了两件大事,使其成为技术分析的开山鼻祖。一是道于1884年7月30日首创股票市场平均价格指数,到了1897年原始的股票指数才衍生为道•琼斯工业指数和道•琼斯铁路指数,道指至今仍是测试股市走势的最权威数据。二是他创立了“道氏理论”。1885年道•琼斯公司把其原先办的《午间新闻通讯》改名为《华尔街日报》,此报被后人誉为“富人的圣经”。道在任《华尔街日报》总编的13年间,发表了一系列社论,表达了他对股市行为的研究心得。直到1903年,也就是他逝世一年后,这些文章才被收编到纳尔逊所著的《股市投机常识》一书中,正是在此书中首次使用了“道氏理论”的提法。在为该书撰写的序言中,理查德•罗素把道氏对股市理论的贡献同弗洛伊德对精神病学的影响相媲美。后来汉密尔顿出版了《股市晴雨表》一书,将道氏理论系统化,并发扬光大。道氏理论的基本原则是:

(1)平均价格包容消化了一切因素。

(2)股市具有三类趋势——主要趋势、次要趋势和短期趋势。道氏依次用大海的潮汐、浪涛和波纹来比喻这三种趋势。

(3)各种平均价格必须相互验证。

(4)成交量必须验证趋势。

(5)唯有发生了确凿无疑的反转信号之后,我们才能判断一个既定的趋势已经终结。

有人做了统计分析,从1920年到1975年,道氏理论成功地揭示了道•琼斯指数所有大幅波动中的68%,以及标准普尔500种股指大波动的 67%。道氏传人汉密尔顿于1929年10月21日在一篇题为“转潮”的社论中,预测20年代的大牛市已濒近死亡。10月25日,华尔街股市盛极而衰,开始了绵延3年自386点到41点暴跌89%的大熊市。话说过来了,其实汉密尔顿从1927年1月(200点左右)起就大肆唱空了,由此错失了飚升1倍左右的大行情,但最终算来还是得大于失。正如绝大多数顺应趋势系统的设计精神一样,道氏理论的目的是捕捉市场重要运动中幅度最大的中间段。不过即使如此,它也难逃求全之苛责。最常见的批评是嫌信号来得太迟。另外,道氏理论主要是定性分析,缺乏定量分析,对时间问题缺乏研究,对主要趋势的三个阶段的分析比较粗糙。但对任何新生事物及新理论都不能求全责备。

技术奇才:威廉•江恩

江恩是最具神奇色彩的技术分析大师,也是20世纪上半叶伟大的炒家。克拉伦斯•柯文为江恩著作写序言时说:“他是唯一一位我认为与托马斯•爱迪生先生一样伟大的人”。同爱迪生一样,他也是极为虔诚的基督教徒,宣称在圣经中发现了市场的循环周期。江恩认为,上帝创造世界是以7天完成的,因此 “7”代表完全之意。圣经上说,从亚伯拉罕到基督耶稣经历了3个14代,又是7的倍数。所以江恩特别看重“7”在周期循环中的作用。玄妙的是,江恩生于 1878年6月,死于1955年6月,恰好活了77年。

江恩运用天文学、数学、几何学等方面的知识创立了独特的技术分析理论。其中包括波动法则、周期理论、江恩角度线、江恩四方形、江恩六角形等等。江恩坚信股市期市存在着宇宙中的自然法则。股价运动方式不是杂乱无章的,而是可以预测的。每一种股票都拥有一个独特的波动率,它主宰着市场价位的升跌。他还认为,时间是决定市场走势的最重要因素,历史确实重复发生,你了解过去,便可以预测将来。正如圣经所说:“阳光之下没有新的东西”。江恩对技术理论的主要贡献是:对时间循环周期做了深入的研究,揭示了股市是按照某种数学比例关系与时间循环周期运作的,并阐明了价格与时间之间的关系,还把测市系统与操作系统区别对待。在江恩理论中,时间周期是第一位的,其次是比例关系,再次才是形态。

江恩是最为勤奋的技术理论研究者,我们阅读《江恩:华尔街四十五年》一书,会时常为他那种不懈追求、刻苦研究的精神所感动。他于1902年开始从事交易,时年24岁,就象其他人一样,江恩也曾损失过成千上万美元。但他很快觉悟了,非常努力地学习,极其刻苦地钻研。功夫不负有心人,天道酬勤。 1908年之后,经多次测试,表明他测市准确,炒作出色。江恩的一位同事说,“我曾经目睹他把130美元炒成12000美元。我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人具备这类能力。”难怪媒体吹捧说,“这类的绩效在金融市场中称得上史无前列的”。江恩于1929年1月出版的股市年度预测中写道:“九月份——将发生全年最大的跌势。投资者的信心将受到重大的打击,一般大众将不能及时脱身……。透过一个‘黑色星期五’,股票将出现恐慌性的下跌,仅有小幅的反弹”。由此他准确地预测了1929年的美股大崩盘,到了1932年,人们愿意支付1500美元购买他主编的自修课程教材,或花费5000美元参加价格与时间的特别讲习会,那时的5000美元合约今日40万港元!

许多书都记载,在江恩53年投机生涯中,共赚到5000万美元的巨额财富。但J•A•Hyerczyk在《甘氏理论》一书中写道:“由于江恩是第一流的推销者,他在各种著作中仅强调自己的成功”。5000万美元“这个数据显然被严重高估”。“根据经纪商的报告显示,他的交易帐户平均余额仅稍多于200万美元。另外,由他在迈阿密申报的遗嘱显示,他的财富远低于5000万美元”。

对于江恩事迹的两点看法:

1、就算江恩在53年内赚到了5000万美元,也不能算惊人的成就。我们假定江恩的起始资本才500美元,不使用[HT9.5,8.〗子 [KG-*3]子〖HT9.5,9.75SS〗展等交易杠杆,每年以25%的复利增值,那么53年赚到的钱是6842万美元。据说江恩创造过交易杠杆与精确性的新纪录,又避过了1929——1932年的大熊市,加之他管理的资产规模并非很庞大,按理说他在投机市场上赚到的钱要远大于这个数才合理。我国股市史才11年,出现过一些资产以几百倍甚至上千倍增长的投资者,尽管其中大多数人尚未经历大熊市的洗礼,不能说真正把钱赚到手了,但就目前来说,增长倍率已放在这里了。但不管怎么说,江恩在经历了近百年最大的经济危机与两次世界大战之后,还能赚到那么多钱并保住战果,谈不上伟大之极,也可说难能可贵了。再看看江恩著作中有关“历史上的大炒家”的记载,与他同时代的许多大炒家曾在不太长的时间内赚到过几千万美元的利润,后来又回吐给市场,结果绝大多数人都破产了贫困了。

2、既然江恩测市准得神奇,为什么又对风险控制万分重视呢?他在晚年披露的“二十四条常胜规则”中规定:(1)永不在一次交易中使用超过十分之一的资金。(2)用止蚀单。(3)永不过度交易,等等。给人的印象是,江恩十分保守与谨慎,非常注重风险控制,这与他在年轻时的风格很不相象。也许江恩自己在信用交易中曾吃过大苦头,也许他通过其他大炒家的沉浮悟到了这一点。反正股市人语中最大的水份是个人的盈利水平与资产规模,最大的内幕是个人的实际亏损水平与输钱规模。他在72岁时说:可以期待的盈利定在25%的年复利比较合适,认为“如果一个人操作稳健而又不贪图暴利,那么在一段时间里积累一笔财富还是容易的”。不管江恩对其测市系统评价多么高调,但他制定自己的操作系统时,是很低调了。这也许正是江恩的高明之处。

集大成者:艾略特

艾略特是大器晚成者。他原来是位会计师,曾供职于餐馆和铁路公司。奇怪的是,他没有在基本分析领域建功立业,却成了技术分析的大宗师。 1927年,艾略特50多岁时退休回家养病。此间或许目睹了美国股市1929年前后的大多头与大崩盘,他选择了华尔街股市75年的资料作为研究对象。幸运垂青不懈追求的人们,艾略特在1934年终于提炼出一套完整的股市波动结构。在著名的投资顾问公司总裁柯林斯支持下,艾略特在1938年出版了《波浪理论》一书。1946年,也就是在其逝世2年前,他完成了关于波浪理论的集大成之作——《自然法则:宇宙的秘密》。

波浪理论集哲学、数字学、神秘学于一身,揭示了股价波动的自然法则。艾略特指出:“我们的社会—经济进程全部发展的结果遵循一条规律,这规律就是使它们在相似和不断再现的波浪系列或确定的数字及图形下重复自己”。他认为股市遵循着一种周而复始的节律,完整的牛市周期由8浪构成,先是5浪上升,随之有3浪下跌。波浪理论的数字基础为费波纳奇数列,即1,1,2,3,5,8,13,等等,以至无穷。波浪理论具有三个重要方面——形态、比例和时间,其重要性依上述次序排列。上期谈到,在江恩理论中,这三个方面重要性次序恰好与波浪理论的相反。

艾略特认为:波浪理论是“对道氏理论极为必要的补充”。约翰•墨菲指出:“艾略特的大部分理论与道氏理论以及传统的图表技术天造地设般地吻合。然而,艾略特波浪理论又向前迈了一步,对市场运作具备了全方位的透视能力”。道氏理论的反转信号必须等到新趋势确认之后才发出,波浪理论对即将出现的顶部与底部却能提前发出警告。所以说,波浪理论很可能是最包容并蓄的技术方法,不仅具有预测功能,而且具有解释功能。因此有人将其称作“将技术分析的精髓发挥到淋漓尽致的颠峰之作”。

1972年美国投资人协会的研讨中的评价是:“有一位天才,名叫艾略特,他发现了‘波浪理论’”。有人认为在此话之后还应加一句话:“这个理论只有天才才能理解”。正因为艾略特理论复杂玄奥,长期以来并不广为人知。1978年,当代波浪理论大师柏彻特等人隆重推出《艾略特波浪理论》一书,并在 1984年为期3个月的全美投资竞赛中,柏彻特以444.4%的获利率赢得总冠军,从而使得波浪理论迅速传播。

波浪理论看起来很完美,用起来很困难,难就难在如何区分或界定不同级别的浪。另外,辅助技术指标存在着失灵钝化的现象,波浪也会出现延伸再延伸的情况。所以有人戏言道:洪湖水,浪打浪,何人搞得清是何浪。为了数清中国股市的浪型结构,深圳新兰德公司曾花几万元钱买了一套美国顶级技术软件,此软件具有自动数波计浪的功能,用了一段时间之后,大家觉得电脑给出的数浪结构更是一头雾水。

波浪理论很有争议,但在国内又被广泛运用。其原因是,首先波浪理论在技术分析中是最佳的解释性工具。在解释行情(特别是大盘)走势时,波浪理论最具全面性、系统性,其他技术工具则有单调性、零碎性之感。其次波浪理论在技术分析中是较好的预测性工具。在预测行情走势时,波浪理论较具敏感性、前瞻性,而其他技术工具则显得迟钝和滞后。所以说,波浪理论尽管难用,但还得用。我的经验是,如能将波浪理论与时间周期及技术指标结合起来研判大市趋势,准确度会提高不少。

指标发明家:韦尔德(J•W•Wilder)

韦尔德曾当过机械工程师,精于数学分析。他于1978年出版了《技术性买卖系统的新概念》一书,发明了一系列技术辅助指标:相对强弱指数 (RSI)、抛物线(PAR)、摇摆指数(SI)、转向分析(DM)、动力指标(MOM)、变异率(VOL)等等。上述技术指标尤其是相对强弱指数大行其道,深受技术派人士的欢迎,韦尔德很快就举世知名。

韦尔德的测市系统,虽品种繁多,但大同小异。他经过多年的反省检讨,认识到每一种指标都有其缺陷与误区,没有任何分析工具可以绝对准确地预测市势的趋向。他悟到“顺势而为”的重要性,深明“无招胜有招”的真谛,于1987年推出新作《亚当理论》,副题为“最重要的是赚钱”。

《亚当理论》分为四个部分:

(1)以一则童话故事说明顺势买卖的重要性。

故事的梗概是,精确先生是波浪理论专家,并精于指标测市系统,以测市准确驰名于世,管理的基金在4年内获利超过10倍。有一次,他对大市看多,购入股指合约5000张。后来,指数不升反跌,他感觉不妙,心情矛盾,很伤脑筋。此时,他的5岁女儿尽管什么技术都不懂,看了电脑后也知道行情会继续下跌。于是精确先生沽出股指合约8000张,由多仓翻为沽仓。其后几天,行情继续下跌,他择机平仓反败为胜。自此之后,精确先生不再研究什么波浪或指标,随意所至,投资成绩亦日有进展,生活写意。

(2)介绍一种全新而又十分简单的测市工具。

他以市场本身的走势作为预测未来走势的基础,以相反影象的原理,用一支笔和一张透明纸,便可提供一个自动测市系统。

(3)提出期货买卖控制风险的十大戒条。

(4)介绍思想致富的方法。

他受成功学的启发,不断激励自己为既定的目标而奋斗,坚信“有志者,事竟成”。

韦尔德最后总结说:“如果逆流而上,我将会面对强敌,吃力而不讨好。相反来说,顺水推舟,跟随水流的节奏行走,事半功倍,则无论生活或投机买卖都会更为美妙而宁静”。

我们认为,韦尔德以偏概全,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第一,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股市分析工具(无论是技术的还是基本的),任何分析工具都存在着一定的缺陷与误区,但也有相当大的适用空间。因此说,韦尔德轻率地否定相对强弱指标等技术工具的分析价值是不可取的。令人不解的是,既然精确先生以往测市准确且投机成功(4年赚10倍),怎么可能会因为一次投机失误而放弃以往一直有效的技术工具呢?这位机械工程师出身的专家看问题是不是太机械了。

第二,对于顺势而为者来说,移动平均线或趋势线都可作为重要的工具,又何需标新立异地用透明纸画出来的“自动测市系统”呢?韦尔德既然推崇“无招胜有招”的自在神境,又何必多此一举地用透明纸作画来套住自己的心灵呢?

第三,其实大部分股民都信奉亚当理论,升市买涨,跌市看空,为什么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还是亏钱呢?重要原因之一是,他们看错市了,不用韦尔德的方法去纠正错误,缺乏风险管理的意识与行动。

第四,亚当理论与相反理论相斥。我的看法是,在一般中长期大行情的底部与顶部周围,可以依据相反理论来操作;在一般中长期大行情的中间段可以依据亚当理论顺势操作。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斑马投诉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交易需谨慎!

声明:
本文内容不代表FxGecko网站观点,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选择需谨慎! 如涉及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作出调整!

相关文章

您正在访问的是FxGecko网站。 FxGecko互联网及其移动端产品是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的Hitorank Co.,LIMITED旗下运营和管理的一款面向全球发行的企业资讯査询工具。

您的IP为 中国大陆地区,抱歉的通知您,不能为您提供查询服务,还请谅解。请遵守当地地法律。